10.0

2022-08-30发布:

吉儿被僵尸

精彩内容:

吉兒推開撲向她雪白頸子的僵屍

腳下一絆,正倒在她身後的僵屍的懷中,它立刻用雙臂牢牢抱住吉兒的胸部,吉兒兩手向下推僵屍的手臂,想要掙脫出來,結果是毫無脫身的希望,她面前的僵屍慢慢逼近,另外四只僵屍也從旁邊聚攏過來,環顧四周,吉兒看到的是一雙雙饑渴的眼睛,全都盯著自己的身體,每一只僵屍都把吉兒從頭到腳細細打量了一遍,吉兒仍然在徒勞地掙紮反抗著身後抱住她的僵屍,另一只僵屍靠過來,拎起她苗條的雙腿,它們沒費多大力氣就把她提了起來,這群僵屍拎著吉兒在浣熊市的大街上走著,無視嘶喊與哀號,無視腐爛與血腥,穿越過赤裸裸的凶殘,穿越過血淋淋的啃噬,穿越過無處可逃的絕望,穿越過求死不能的悲哀,末日的城市在它們腳下綻放出地獄般的魅力——浣熊市已經沒有多少活人了。

吉兒給弄疼了,這群挾著她走街串巷的僵屍動作可不怎幺溫柔,實際上它們行動僵硬而缺乏協調感,被牢牢抓住的吉兒夾在這兩只僵屍之間,好像洋娃娃般被不斷的撕來扯去,它們終于停了下來,吉兒也不知道它們爲什幺要停在這兒,這條街和它們剛剛走過的無數街道看起來並沒什幺不同。

那兩只抓著吉兒的僵屍把她架到路中央的一輛警車上,面向下趴在車頂蓋上,又有兩只僵屍從車的左右兩邊擒住吉兒的手,從兩側向下向外拉扯,盡量使不斷掙紮的女孩兒的手臂固定住,吉兒的胸部被牢牢壓在車頂蓋上,隔著藍色的上衣,她的乳頭可以感覺得到金屬的冰冷刺骨,僵屍們開始在她身後聚集起來,她試著想轉頭看看,但只能從眼角看到一大幫僵屍,而且似乎都在盯著她的大腿和臀部出神,一只僵屍走了出來,狠狠地一踢,分開吉兒的雙腿,吉兒現在逐漸意識到它們打算做什幺,一滴眼淚滑落她嬌嫩的臉龐,背後那只僵屍猛地一把扯下吉兒的迷你裙,力量之大讓吉兒的下體一度騰空。她雪白光滑的絲織內褲被輕易的撕成碎片,丟棄在布滿血迹的肮髒的路面上。

“嗚…怎幺又是這樣…爲什幺是我…不要啊…嗚…”

吉兒哀婉的嗚咽被冷風吹散,輕輕地拂過她暴露在空氣中的嫩屄,帶給她一陣顫抖,她身後的大群僵屍好好打量著她女性的脆弱和無辜,醞釀著下一步的動作,這對于兒爾來說,好像幾個小時一般漫長,一只僵屍爬了上來,它的個頭算是比較大的了,它把它巨大而筋肉隆起的手掌貼在吉兒的俏臀上,然後結實地抓住,吉兒瘋狂的踢動雙腿,然而卻是白費力氣。僵屍掏出它尺寸嚴重超標的陰莖,對上了吉兒小屄的入口,它的龜頭在吉兒粉白色的陰唇上摩擦著,吉兒痛苦地緊緊閉上了雙眼。

僵屍抓住吉兒的臀瓣往後拉,陰莖開始向她小屄裏挺進,吉兒的雙手握拳,用盡全身力氣掙紮,但還是扳不過那兩只抓住她的僵屍,強奸著她的僵屍一點一點往前推,把它的肉具逐漸擠進來,它還會經常的停下來,甚至往外退出一點點,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更加深入的推進,充塞吉兒溫暖,濕潤的嫩屄,等到整根肉棒差不多都進入了吉兒體內,它開始前後地抽插,慢慢的把它的雞巴捅進捅出吉兒的下體,每一次的戳刺都比上一次要輕松一點,吉兒的小屄慢慢的潤滑起來,緊緊地攥住僵屍的雞巴,發出一陣陣“噗滋…噗滋…”的淫蕩聲響,這樣一來,僵屍就有了充分的自由,搗杵的速度越來越快,下體進進出出,撞擊在吉兒的屁股上發出“辟辟啪啪”的聲音。

強大的力量幾乎要把吉兒戳穿,身體被撞得前後搖晃。但不知怎幺的,她的臀部卻每每向後翹,好像要迎接僵屍那凶狠的撞擊,她把重心大部分放在擠壓在車頂蓋上的乳頭上,就像支點一樣承受著前後搖晃的力量,僵屍的大雞巴繼續在她的嫩屄裏肏進肏出,它現在幾乎是在更加輕松的滑動了,每一次的戳刺都使得吉兒的身體猛地抽動,這讓她的胸部摩擦得很痛。僵屍放慢了速度,吉兒默默地祈求它會把陰莖從自己的屄裏抽出來,僵屍狠狠地在吉兒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後果真把雞巴抽了出來,可惜的是還沒等它完全退出去,滾燙的白濁液體就噴了出來。

“啵”的一聲,碩大的龜頭退出勒緊的陰道口,帶出一絲絲淫液和潺潺流出的精子,一聲響亮的呻吟從僵屍喉嚨裏發出來,同時它繼續釋放著積壓已久的欲望,漫無目的地把精液噴射在吉兒美臀的下方,吉兒感到炙熱的液體撞擊著她的身體,慢慢的騷過她光滑的大腿,一路流下去,和私處溢出的精液彙聚到一起,吉兒屈辱得想死,盡管她知道自己想死也死不了,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另外一只僵屍從她背後出現,它沒浪費多少時間在把自己的陰莖搓硬上,很快就安穩地插進了吉兒的身體。

這只僵屍抽插的速度更快,幅度比上一只也小很多,盡管每一次沖擊都能把吉兒的小嫩屄撐得滿滿的,但由于前一只僵屍提供了“潤滑劑”,它的活動還是比較輕松的,吉兒的胸部還是在車頂蓋上被拖來退去,她現在發覺那兩只抓著她手臂的僵屍也已經勃起了,只能推測她身後的那一大群禽獸也都是一樣,她不敢去想像這一晚她要被肏多久,不敢想像要多久她才會被肏昏過去,不敢想像要多久她才會被活活肏死,正在插她的那只僵屍達到了高潮,它直到最後一刻才抽出來,把白濁的液體噴撒在一邊的屁股上,精子的暖流不慌不忙地爬下吉兒豐滿的臀部,部分水分被皮膚吸收,剩下的蛋白質堆積在臀瓣上。洩欲完畢的僵屍退後,融入了數不清的猙獰面孔之中。

僵屍群又增加了10到15只左右,大部分是被這“聚餐”吸引過來的,包圍著汽車前方的僵屍已經站了3到4層,而此時又一只僵屍挺著脈動的陰莖走過來,這一只沒受到什幺阻礙就紮進了吉兒的身體,抽插也十分順滑。僵屍很快就開始以穩定的速度和動作肏弄著吉兒,雞巴來回翻弄著粉嫩的陰唇,攪動著層層疊疊軟滑幼嫩的肉腔,帶出濕淋淋,滑溜溜的汁液。沒多久僵屍就達到頂點,這次它一邊射精一邊拔出了雞巴,大部分的精液飛濺在吉兒香汗淋漓的粉背上,射精後的僵屍並不急著離開,而是把手指伸進女孩的屄口,上下左右地攪和著,彎曲的手指時不時掃過G點,或是在嬌嫩敏感的肉壁上一勾,酸麻的感覺讓吉爾直打冷顫。終于,沾滿了精液和淫汁的手指抽了出去,吉兒緩了一口氣,但接下來的刺激讓她全身緊繃。

“不要啊!不要…碰…那裏…不行!”

僵屍的手指才不理會這種抗議,來回旋轉著指尖,強制撐開括約肌,擠進了後庭中,指節來回掏弄,仿佛要把狹窄的肉壁擴大一些,手指上的粘滑液體也塗滿了肉腔的裏裏外外,吉兒的肛門傳來說不出的滋味,又酸又痛又癢又麻,臀部的肌肉不自覺地夾緊,壓力慢慢把侵入的手指推了出去,僵屍怪叫一聲,吉兒感到更粗大炙熱的東西抵在了自己的肛門上,連忙用力夾緊雙臀。突然陰核上傳來一陣劇痛,就好像被硬生生碾碎一樣。吉兒下體一陣痙攣,幾乎失禁,陰道也陣陣抽搐,噴出的淫水哩哩啦啦。這下子,吉兒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雙腿一軟,全身放鬆,任由僵屍魚肉。

鬆開被捏的微微紅腫的陰核,僵屍兩手分開臀瓣,胯下陽具一挺,刺進了緊緊閉合著的肛門,陰莖毫不憐香惜玉地挺進,撐開一切阻力,直到僵屍的小腹緊緊貼住吉兒的屁股,陰囊懸垂在屄口前,根本就不需要怎幺抽插,因爲肉腔內的強大壓力和熱度已經讓僵屍十分受用,它只需要不時“辟啪”地掌擊肉臀,或者手指戳弄一下尿道口,身下的吉兒就會自然地發出哀號,全身顫抖,肉壁也就一陣一陣地攥緊了陽具,終于,僵屍第二次噴出了精液,雖然不及上一次濃稠,但總量很大,吉兒自從傍晚出逃就沒有進食過,此刻滑膩的感覺填滿了自己的肚腸,在小腹中蜿蜿蜒蜒融化開來,炙熱的溫度好像要在肚皮上燒出一個口子。

射精後的僵屍後退,然而吉兒的肛門像戒指一樣牢牢箍住了陽具的根部,血液無法回流,使得陰莖並沒有萎縮,還是牢牢卡在肉徑中,吉兒也希望這恥辱的肛交可以早點結束,但僵屍越是拉扯,被拖拽至半空中的下體越是不聽使喚,臀部上傳來的拍打反而令肛門進一步收縮,終于,隨著一聲嘶吼,僵屍退開了,吉兒的下半身落回到車頂上,恥毛浸在剛才流出的液漬中,然而吉兒驚恐的發現,自己後庭中的充斥感並沒有消失,她馬上就明白過來是怎幺一回事,原來僵屍腐爛的肉體經不住這樣的撕扯,連皮帶肉把整個生殖器給撕了下來,陰莖的前半截卡在了後庭中,後半段的創口噴著血,連帶著陰囊和一顆睾丸挂在吉爾的屁股上,扯斷的輸精管和尿道滴漏出幾滴精液,僵屍的下體一片皮開肉綻,但它卻似乎全然沒有留意到,另一顆睾丸連同著一些腺體,隨著它的腳步從身體上剝落下來,地上並沒留下多少血迹,大概這僵屍的血液多半都留在了已經失去的陽具裏。

新來的僵屍抓住一邊的臀瓣,揪著陰囊把斷掉的陽具抽了出來,隨手抛到了大街上,幸好此時吉兒的後庭已經放鬆,才使得陽具沒有再斷成兩截,吉兒暗自慶幸,萬一半截陽具斷在自己的身體裏,而後庭再次被插入的話,那半截陽具怕是要被活活頂進胃裏去了,後來的僵屍輪番肏弄吉兒的上下兩個肉穴,後庭經過上一輪的開發雖然依舊狹窄異常,但已經無法再構成阻礙。

吉兒的神志漸漸模糊起來,甚至不知道僵屍的第一發精液是先射在陰道內還是後庭中,不過這又有什幺分別,反正等僵屍離開時,兩個洞口都噴出了白花花的濃稠液汁,一個小時過去了,大約有20到30只僵屍輪流強暴了被淩虐至體無完膚的吉兒,她的屁股和大腿完全被粘稠的精液所覆蓋,陰戶和肛門則被完全淹沒,白濁的暖流一滴滴,一股股地從她身體兩側滴落下來,翻滾下來,再在車頂蓋上鋪成白白的一大灘,繼續緩緩向外蔓延,有的精液順著她的雙腿,淌到了警車的前風擋玻璃上。更多的精液積攢在吉兒的脊背上,爲數不少的僵屍根本都沒有插入,只是把陰莖夾在吉兒豐滿而挺翹的臀瓣之間搓揉,直到把大量的精液噴撒在她短上衣的後襟上,偶爾也會飛濺到她裸露的雙肩。

到了這個時候,吉兒已經完全麻木了,她哭過,俏臉紅紅的,在過去的一個小時裏,她嘗試了一切能夠逃脫的辦法,用盡了身上每一分力氣,然而她依然絕望地被一只又一只的僵屍盡情地肏個死去活來,忍受著一根又一根粗糙而又膨脹的陰莖插進自己的陰戶裏,一股又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在她的後背和屁股上,她已經放棄了,只是趴在車頂上,臉側放在金屬上,空洞失神的雙眼瞪著遠處的黑暗,她一動也不動,就好像已經處在快要被活活肏死的彌留狀態,然而她又清醒地知道每時每刻什幺事情正在她身上發生。

她身上的精液已經慢慢的冷卻,凝結。每隔一會兒,伴隨著火熱的肉具從她下體抽出,她又能感覺到新的僵屍釋放出新一輪精液敲打在她身上,帶來一絲絲溫暖,也許還值得慶幸的是,到目前爲止,沒有多少僵屍在她體內射精,至少自己的子宮還沒有脹暴。

聚集的僵屍群無限地增長著,大約已經達到上百只的數量,每一只都在等待著輪到自己的時刻,吉兒突然感到一絲寒意滴在她的肩頭,接著又是一滴落在她的臉頰上,一滴一滴,又是一滴,開始下雨了,雨滴的密度漸漸增大,雨水混合了她背上和腿上的精液,開始慢慢沖洗下去,幾分鍾之內,這陣天賜的淋浴幾乎把她完全洗了個乾淨,盡管也讓她從頭到腳都濕透了,雨來得快去的也快,還沒等她頭髮上的雨水彙成細流淌下來,身上就只能感到星星點點的幾下敲打了,她濕透的上衣緊緊貼在身上,很不舒服。

那兩只抓住她手臂的僵屍終于鬆開了它們的手爪,吉兒也想過要逃跑,但她的腿已經軟了,手腕上也烙上了紅色的抓痕。

長時間肉體與精神上的摧殘,使得她只能勉強支撐起上身,看著四周一大群包圍著她的僵屍,嗅著彌漫在空氣中的瘋狂欲望,她翻過身又重重倒了下去。

新來的一只僵屍從屍群中走了出來。看著它越走越近,吉兒本能地掙紮著想站起來。僵屍突然一把抓過來,揪住吉兒的上衣,狠狠一扯。伴隨著一陣布料撕裂的聲音,吉兒被猛地拽向前方,被迫一彎腰,接著胸口一涼,撕裂的藍色上衣就被扯了下來,被僵屍甩在車頂上。水珠在吉兒豐滿的乳房上點點發亮,順著她挺立的乳頭滴落下來,反射出微微的光芒。

“嗚…”
吉兒低頭看著自己除了靴子以外一絲不挂的嬌軀,發出一聲微弱的驚叫,僵屍暴虐地一推,吉兒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後背狠狠地摔在車頂蓋上。僵屍迅速跟進,沒等吉兒從眩暈中恢複,就站到了她的兩腿之間,它蓄勢已久的陰莖一挑,就搗進了吉兒的陰道,經曆了這幺久的輪奸之後,屄腔裏早已是溫軟滑膩,吉兒已經過了疼痛期,現在她對下體被插進抽出的動作,只能感到…異樣,不過,由于她現在是背朝下躺著,她能眼睜睜看著僵屍侵犯她,看著它毫無表情的臉麻木地瞪著她,耳中傳來雞巴肏弄自己陰道發出的“吧唧…吧唧…”的聲音。

僵屍的雙臂插入吉兒的膝蓋下方,往上一推,吉兒的雙腿蜷了起來,大腿上仰,膝蓋幾乎抵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的臀部現在向上暴露在空氣中,屄口向上,粗大的陰莖更容易地挺進深處,似乎要連吉兒的子宮都戳透,抽出來的時候又帶出一點點粉紅色的嫩肉,僵屍打樁機一般的動作更加連貫有力,吉兒的身體也由此被肏得晃動起來,乳頭前後甩動著,一顆顆晶瑩的水珠從上面甩下來,在吉兒的皮膚上撞得粉碎,最終,僵屍一邊噴射一邊把它的整根肉棒抽了出來,洶湧的精液淹沒了吉兒的私處,沖過不算濃密的亞麻色陰毛,流淌到光滑的小腹上,吉兒幾乎是無意識的把頭轉向一邊,不去在意覆蓋著她的溫暖液體,她幻想著自己此刻可以在除此地以外的任何地方,同時一絲津液不自覺地從她的嘴角流下來,屍群中的兩只僵屍粗暴地把吉兒從車頂上拽了下來,她白晃晃的肉體在車前蓋上打了個滾,就翻到了車前面的地上。僵屍圍上來,前面的一只扯起吉兒的頭髮,把它的雞巴捅進了吉兒的小口,僵屍根本沒在她嘴裏抽插,只是把堅硬的肉具擱在裏面。

慢慢的,吉兒的嘴裏開始有唾液分泌,舌頭也開始卷曲,僵屍感到它的雞巴浸泡在溫暖的津液裏,而吉兒則因此而開始窒息,結果,她不得不吞下一些唾液,以換取呼吸的空間,她的舌頭自然的挪動了一下,感覺上卻似乎是在按摩僵屍的陰莖。

于是僵屍抓住她的頭髮,下身猛地往前一挺,整根陰莖都插入了吉兒的小嘴,膨脹的龜頭幾乎觸到了吉兒的喉嚨。接著他就開始脈動,還沒等吉兒反應過來,腥臭的精液就在她喉嚨深處爆發開來,她本能地吞咽著,任由這溫暖的液體混合著自己的唾液緩緩流過自己的食道,腦子裏一片空白,對于僵屍把粘糊糊的雞巴抽出自己的嘴也沒有什幺反應,現在吉兒所能看到的是一隊又一隊的僵屍的腿包圍著自己,又一只僵屍站到了她身邊,大概是因爲一直欣賞著同類強暴吉兒,它的雞巴已經十分堅硬了,僵屍把它陰莖的碩大肉冠放進吉兒嘴裏,撐開她的雙唇,吉兒自暴自棄地吮吸著肉莖的尖端,偶爾用香舌輕輕在上面抽打,隨著她吮吸得越來越賣力,她的兩頰開始微微凹下去,僵屍很快就射精了,溫暖的精液渾厚得像凝結的果凍灌注進來,先是淹沒了她的舌頭,然後與嘴唇齊平,最後填滿了她的小嘴,直滿到上颌也能感覺得到粘滑的觸感,吉兒繼續賣力地吮吸著,好像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什幺,也不顧自己的小嘴已經含了滿滿一口精液。

終于,吉兒停下來,喘了一口氣,小嘴微微張開,濃稠的精子洶湧而出,從下颌處滴垂在她高聳的乳峰上,拉出一道道白濁的軌迹,更多地精液從嘴角傾瀉,蜿蜿蜒蜒流過她白天鵝一般優雅的頸子,滾落在她誘人的酥乳上,和先前滴落的星星點點混合在一起,在這之後,兩只僵屍分別站在她兩側,這些家夥不需要口交,它們只是對著吉兒手淫,吉兒空洞的目光中有幾絲驚訝,看著這些僵屍撸著自己的雞巴,不到幾分鍾它們就先後高潮了,高壓水槍般的精液分別從兩根陽具裏噴射出來,沖打著吉兒的俏臉:一股抹花了她的額頭,另一股射中她臉頰改變方向,噴灑在胸口,可想而知,另一對僵屍踱過來,取代了這兩只,它們也把精液噴射在吉兒的臉上,她的臉現在幾乎完全被精液糊住,蓋住她的雙眼,淌過她的丹唇,還有半凝結的大塊白濁精液挂在臉上的某處,慘不忍睹。又有新的僵屍走上前,重複著同樣的淩辱,過了大概兩個多小時,一直被當作精液收集皿的吉爾已經難以辨認。她的臉成了精液的塗抹版,那厚度幾乎已經成了一層面罩,在無休止的狂噴亂射之下,精液粘住了前額的絲絲秀發,封住了眼睛嘴巴,只有鼻孔處因爲呼吸而吹開一點通路。

吉兒幾乎都感覺不到新的精液噴在她臉上,她的胸部也堆積滿了精液,白濁的半透明黏膠流淌下來,挂在她凸起的乳頭上,還有一道細流從深深的乳溝處流下,一路沖過平坦的小腹,填滿了俏皮的肚臍,一路流進陰毛的疏林裏……偶爾的,吉兒還會感覺到一股股精液從自己乳房上慢慢往下淌,今夜吉兒已經承受了超過150只僵屍的摧殘,她胸部以上的皮膚已經完全被精液濕透,她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然而這一切還遠沒有結束,屍群已經逐漸散開了,沒有興趣把這個被蹂躏的女孩撕扯成碎片然後吃掉,現在只剩下十幾只僵屍了。持續不斷的口交,手淫,射精,吞咽也終于放緩了節奏,吉兒終于可以喘一口氣,用兩根手指把糊在雙眼上的精液抹掉,讓它們緩緩蠕動著流下她的臉頰,然後她慢慢睜開雙眼,小心地觀察四周,打量著剩下的這些僵屍毫無表情的臉。

接著,這些僵屍就撲過來,有力的魔爪抓住吉兒酥軟的肉體,把她從地上拉起來,直到她的身體離開地面。一道一道乳白色的精液從吉兒的臉上,身上,挺翹的乳頭上,濕透的陰毛上流淌下來,融彙到地上一大灘膠水一般的精液池塘中,像瀑布一樣垂下數不清的白色細流,它們把她翻過身來,四肢著地,她幾乎沒有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然而她更不願意就這幺倒下,趴進那灘精液裏,精液繼續從她身上滴下來,緩緩墜到地上,她的雙乳就像一對融化著的雪山,倒置在空氣中,她經受過良好訓練,展露著精美肌肉曲線的後背,沒有受到精液的汙染,于是一只僵屍又開始對著她手淫,而吉爾現在更關心另外的一些事情,她能聽到細碎的敲打聲或者什幺東西刮劃碎布從她身後傳來,這奇怪而令人毛骨悚然的噪音每隔幾秒鍾就來一次,吉兒驚慌失措地左右轉動她的頭,試著在圍繞著她的僵屍群中尋找聲音的來源,最後她低下頭,從自己身子底下往後看去,視線繞過雙臂,越過自己豐滿的乳房,穿過劈開的雙腿以及無數從自己身上垂下來的精液溪流,她看到了四支消瘦多毛的腿連著強壯的肉掌和鋒利的爪子站在她的身後,就緊挨著她的臀部。她絕望地,顫抖著伸直頸子,扭頭往身後看去,然後嚇得僵住了。

一聲堅定的咆哮從她身後傳來,僵屍犬撲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要騎吉兒,它的前爪搭上吉兒的屁股,擎起上半身,舌頭從它的血盆大口和森森的利齒之間垂下,唾液滴在吉兒的粉背上,還有幾滴淌進了臀縫裏,它猙獰的狗屌已經變硬勃起,彌漫在空氣中的氣息刺激了它,那是雌性的氣息,那是發情的氣息,向前一挺,僵屍犬的巨屌輕易貫穿了吉兒的嫩屄,以狗趴的姿勢被一只狗從背後騎著,肏著,吉兒覺得現在的自己和一只發浪的母狗幾乎沒有什幺兩樣,狗的陰莖要比之前任何一只僵屍的都要粗,而且長度則幾乎是人類的兩倍以上,吉兒可以確實感到現在插進來的這根肉棒和剛才自己被輪奸時的不一樣,她不敢肯定這是因爲她自己的心理因素在作怪還是這狗的陽具確實有些異樣,但是她能感覺到那根陽具穿透一切堅實力量和它筋肉虬起的古怪形狀,它散發著熱量,燒灼著吉兒的陰道,它的尖端似乎比人類的龜頭更尖銳,更有突破性,再加上它的長度,使得它更加深入地插入吉兒的屄心裏,穿透了她的子宮頸,帶給吉兒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僵屍犬開始的動作很緩慢,狗屌不慌不忙的插進抽出,好讓吉兒有充分的時間使小屄變得又濕又滑,而在這一點上,她的身體似乎很配合,吉兒在心底深深地鄙視著自己,達到目的的僵屍犬迅速的搗弄起來。每一擊戳次都把吉兒插得身體向前傾斜,她飽滿的乳房像鍾擺一樣淫蕩地前後晃動著,精液的斑點更頻繁的從上面甩落下來。與此同時,余下的僵屍大多都圍了上來,圈成一個道緊密的屍牆,都對著這一幕獸奸的現場手淫著,其中一些達到了高潮,把精液噴撒上吉兒光滑的後背,另一些則堅持著,等待著,僵屍犬近乎于殘暴地激烈肏弄著吉兒,巨大的狗屌就像電鑽一樣摧殘著吉兒嬌小的下體,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時不時把陰道內粉紅細嫩的屄肉都翻了出來,帶出泛著水花的汁液,接著又深深插了進去,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它就會達到高潮,又有兩只僵屍在吉兒弓起的後背上射精,溫暖的感覺迅速被寒冷的夜風吸乾,僵屍犬開始慢下來了,動作的力度也漸漸加大,吉兒不得不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繃緊身上的肌肉,支撐著自己,漫長的淩辱使她的部分肌肉開始痙攣,身體微微打著擺子,額頭上也滲出虛汗。她的小屄不受控制的一抽一抽地收緊,發燙,慢慢勒緊僵屍犬的陰莖,好像要把它絞死一般。

僵屍犬咆哮著,後腿往前踏,然後用力伸直,蹬著地,把它的陽具盡可能深地捅進吉兒的小屄裏,有那幺一瞬間,吉兒似乎感到它的尖端已經刺穿了自己的子宮,把自己的下體填滿,然後再撕成兩半,接著,它就來了,蓄積已久的精液在吉兒的體內瞬間大爆發,仿佛大壩潰堤後的激流般迸發進子宮內,吉兒緊緊閉上眼,咬住自己的下唇,感覺自己的小肚子慢慢被滾燙滑膩的液體填滿,她甚至都沒留意到一只僵屍剛剛在她肩膀上噴發出來,伴隨著自豪而滿意的咆哮,僵屍犬繼續把它的陽具盡量往吉兒的身體深處推,吉兒抵不過它的力量,被狗屌頂著向前爬去,與此同時,更多的精液像高壓水龍一樣一股一股繼續射進她的子宮,黏著在肉壁上。吉兒覺得自己的小腹似乎微微隆起,精液好像已經把她的子宮撐爆,填滿了她的腹腔,下一刻就要從她的嗓子眼裏噴出來一樣。

幾乎清空了它的全部庫存,僵屍犬一邊發射著最後的幾發噴射,一邊拔出比剛才又膨脹了少許的陽具,脫出勒緊的陰道口時發出“啵”的一聲,接著是找到洩洪口的精液從吉兒被灌滿的小屄裏噴出來。僵屍犬一邊繼續射精,一邊跳上了吉兒的後背,筋疲力盡的吉兒終于再也承受不住,崩潰一般重重地倒在地上,倒進她身下那一灘精液中,僵屍犬一邊射精一邊踩著吉兒的身體往前走,把精液噴撒在她的臀部上,後背上,肩膀上,最後一發射在她的頭髮上,白濁的汙點在吉兒淡褐色的頭髮上是那幺的紮眼,吉爾戰抖著感到其他的東西也在磨擦著她的頭皮,一只受到啓發的僵屍也打算在吉兒的頭髮裏射精,用僅余的力氣,吉兒艱難地伸出手,想要保護自己的頭髮不受玷汙,然而她感到的只是黏糊糊的精液,隨著她的努力,向洗髮膏一樣揉進了頭髮裏。吉兒相信,到了此時此刻,所有的僵屍都已經如願以償,她努力擡起頭,睜開眼睛,正好看到最後一只僵屍把精液射進自己的眼睛裏——最後的淩辱,僵屍離開了,吉兒艱難的翻過身,躺在精液的池塘中,盯著天幕,現在已經幾乎是拂曉了。她的思想折磨著她,幾小時下來的淩辱和傷害像錄像帶一樣在她的腦子裏反覆播放著,停不下來。

覆蓋著她身體的精液漸漸乾了,裹住她,使她難以移動,不管她把腦袋往哪個方向轉動,都不能避免地嗅到精液的刺鼻氣味,她頭發上的精液現在看起來就好像胡亂塗抹的發膠,吉兒的表情麻木,她無聲地問自己,到底是什幺使這一切不幸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問自己,這惡夢在結束之前她還會不會受到另一輪的淩辱,她還在問自己到底狗能不能使人受孕,遭病毒感染變異的僵屍犬呢?她難以置信地沮喪起來,似乎任何不幸都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她幾乎說服了自己在未來幾個月內會産下一窩小狗崽兒,思緒在她的腦子裏飛快地閃著,盡管她盯著橙黃色的天空,但卻從來也沒有把它收進自己的大腦中,她躺在那裏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睛都不眨,聽著遠處傳來僵屍的呻吟以及其他什幺怪物發出的吼叫,似乎都在宣稱著要來開發吉兒的肉體。

一個小時的沮喪之後,吉兒支撐起了身體,從粘稠的精液池塘中掙紮起來,她身上除了靴子以外一絲不挂,她的迷你裙和內褲不知所蹤,她的藍色上衣粘在警車頂蓋的金屬板上,浸透了精液,吉兒把它剝下來,試著把裏面的精液擰出來,很快就把兩只手弄得又粘又滑,根本握不住衣服,沒法用力擰,于是她放棄了上衣,從警車裏的一具警員死屍身上翻出一把手槍,顫顫巍巍地沿著荒無人煙的街道往前走,她所不知道的是:這是浣熊市最後的一個清晨。